心恋

感觉自己食盐摄入过量了,都快变成为亲友点赞机器了……

p1是和别人py得的头像,用来给你们护护眼,掩盖我p2的画……
我被人说了,好好的文手,画什么画|・ω・`)
没有心理准备别入p2!!!
又及:祝芥生日快乐,我真的是芥厨!

刚入坑写的,有ooc请不要骂我QAQ
考前发车攒人品
随缘

各位看官朋友们大家好,今天我要挂一个人 @某一只喵 ,这是她给我的某发出来会被和谐的文的配图。(doge)这位大大最近转型走儿童画风了|・ω・`)

所以你一定要我发的理由就是想看我被我馆老师打咯……

某一只喵:

P2 P3 :
@心恋
这时,朔跳了起来,他突然想到:从来没有见过穿着有口袋背心的三好,更没有见到过三好还能从口袋里拿出—块表来。

犀:我椅子呢
梶:我柠檬(炸弹)呢

和隔壁的画手大大开的脑洞~本来我全程口述,但她一定要我发出来_(:з」∠)_这只是第一章,改编的地方比较少,后面角色多起来,大概会有大变动……(暗示更新速度超慢)
@某一只喵 ←给我配图的画手大大五星好评【去看她画的爱丽丝朔和三好兔子】

小声地问各位大大有什么比较好的停车方式吗(๑˙ー˙๑)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朔太郎漫游奇境记
【改编自刘易斯.卡罗尔 Lewis Carroll的小说】
第一章 掉进兔子洞
朔靠着犀坐在中庭很久了,由于没有什么诗可以读,也不太想写诗,他开始感到厌倦,他一次又—次地瞧瞧犀正在读的那本书,可是那是一本小说,朔想:“要是一本书不是诗歌,那还有什么意思呢?”

天热得他非常困,甚至迷糊了,但是朔还是认真地盘算着,写一完首诗的乐趣,能不能抵得上绞尽脑汁的麻烦呢?就在这时,突然一只粉红眼睛的三好,贴着他身边跑过去了。

朔并没有感到奇怪,甚至于听到三好自言自语地说:“哦,亲爱的,哦,亲爱的,我太迟了。”朔也没有感到离奇,虽然过后,他认为这事应该奇怪,可当时他的确感到很自然,但是三好竟然从背心口袋里掏出一块怀表看看,然后又匆匆忙忙跑了。这时,朔跳了起来,他突然想到:从来没有见过穿着有口袋背心的三好,更没有见到过三好还能从口袋里拿出—块表来。他好奇地穿过田野,紧紧地追赶三好,刚好看见三好跳进了矮树下面的一个大洞。

朔也紧跟着跳了进去,根本没考虑怎么再出来。

这个兔子洞开始像走廊,笔直地向前,后来就突然向下了,朔还没有来得及站住,就掉进了—个深井里。

也许是井太深了,也许是他自己感到下沉得太慢,因此,他有足够的时间去东张西望,而且去猜测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事,首先,他往下看,想知道会掉到什么地方。但是下面太黑了,什么都看不见,于是,他就看四周的井壁,只见井壁上排满了碗橱和书架,以及挂在钉子上的地图和图画,她从一个架子上拿了一本书,但是不是诗集,是一本名字奇怪的小说,他很失望,他不敢把书扔下去,怕砸着下面的人,因此,在继续往下掉的时候,他就把书放到另一个书架里去了。

“好啊,”朔想,“经过了这次锻炼,我从楼梯上滚下来就不算回事。图书馆的人都会说我多么勇敢啊,嘿,就是从屋顶上掉下来也没什么了不起,”——这点倒很可能是真的,屋顶上摔下来,会摔得说不出话的。

掉啊,掉啊,掉啊,难道永远掉不到底了吗?朔大声说:“我很知道掉了多少英里了,我一定已经靠近地球中心的一个地方啦!让我想想:这就是说已经掉了大约四千英里了,我想……是的,大概就是这个距离。那么,我现在究竟到了什么经度和纬度了呢?”

不一会儿,他又说话了:“我想知道我会不会穿过地球,虽然这是没可能的,但是在这里似乎一切又都有可能吧?但也有可能一个人也没有,什么都没有的……”这次他很高兴没人听他说话,因为总会有一些人对他的孤僻症说三道四。“外一能到什么国家,我想我应该问他们这个国家叫什么名称:太太,请问您知道这是新西兰,还是澳大利亚?如果我这样问,人们一定会认为我是一个无知的小姑娘(没什么毛病!)哩。不,永远不能这样问,也许我会看到它写在哪儿的吧!”

掉啊,掉啊,掉啊,除此之外,没别的事可干了。因此,过一会儿朔又说话了:“我敢肯定,中也今晚一定非常想念我。”(中也是只猫【我错了中也,下手轻点】)“我希望他们别忘了午茶时给他准备一瓶酒。中也,我亲爱的,我多么希望你也掉到这里来,同我在一起呀,我怕这里没有你想喝的酒,不过你可能能搞到一点甘酒,你要知道,它也是酒。可是中也为什么不爱喝呢?”这时,朔开始瞌睡了,他困得迷迷糊糊时还在说:“中也为什么爱喝酒?中也为什么爱喝酒?”有时又说成:“中也为什么酒量那么差?”这两个问题他哪个也回答不出来,所以,他怎么问都没关系,这时候,他已经睡着了,开始做起梦来了。他梦见正同中也手拉着手走着,并且很认真地问:“中也,告诉我,你为什么那么爱喝酒?,就在这时,突然“砰”地一声,他掉到了一堆枯枝败叶上了,总算掉到了底了!

朔一点儿也没摔坏,他立即站起来,向上看看,黑洞洞的。朝前一看,是个很长的走廊,他又看见了三好正急急忙忙地朝前跑。这回可别错过时机,朔像一阵风似地追了过去。他听到三好在拐弯时说:“哎呀,我的耳朵和胡子呀,现在太迟了!”这时朔已经离三好很近了,但是当他也赶到拐角,三好却不见了。他发现自己是在一个很长很低的大厅里,屋顶上悬挂着一串灯,把大厅照亮了。

大厅四周都是门,全都锁着,朔从这边走到那边,推一推,拉一拉,每扇门都打不开,他伤心地走到大厅中间,琢磨着该怎么出去。

突然,他发现了一张三条腿的小桌,桌子是玻璃做的。桌上除了一把很小的金钥匙,什么也没有,朔一下就想到这钥匙可能是哪个门上的。可是,哎呀,要么就是锁太大了,要么就是钥匙太小了,哪个门也用不上。不过,在他绕第二圈时,突然发现刚才没注意到的一个低帐幕后面,有一扇约十五英寸高的小门。他用这个小金钥匙往小门的锁眼里一插,太高兴了,正合适。

朔打开了门,发现门外是一条小走廊,比老鼠洞还小,他跪下来,顺着走廊望出去,见到一个从没见过的美丽花园。他多想离开这个黑暗的大厅,到那些美丽的花圃和清凉的喷泉中去玩呀!可是那门框连脑袋都过不去,可怜的朔想:“哎,就算头能过去,肩膀不跟着过去也没用,我多么希望缩成望远镜里的小人呀,我想自己能变小的,只要知道变的方法就行了。”你看,一连串稀奇古怪的事,使得朔认为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了。看来,守在小门旁没意思了,于是,他回到桌子边,希望还能再找到一把钥匙,至少也得找到一本教人变成望远镜里小人的书,可这次,他发现桌上有一只小wani。朔说:“这小wani刚才确实不在这里。”wani身上用绸带系着一张小纸条,上面印着很漂亮的英文字:“EAT ME”。

说“EAT ME”倒不错,可是聪明的朔不会忙着去喝的。他说:“不行,我得先看看,上面有没有写着‘毒药’两个字。”因为他听过一些很精彩的小故事,关于孩子们怎样被烧伤、被野兽吃掉,以及其它一些令人不愉快的事情,所有这些,都是因为这些孩子们没有记住大人的话,例如:握拨火棍时间太久就会把手烧坏;小刀割手指就会出血,等等。朔知道喝了写着“毒药”瓶里的药水,迟早会受害的。

然而瓶子上没有“毒药”字样,所以朔冒险地尝了尝,感到味道非常微妙,它混合着樱桃和味精的味道道。但是朔还是一口气就把它吃掉了。

“多么奇怪的感觉呀!”朔说,“我一定变成望远镜里的小人了。”

的确是这样,他高兴得眉飞色舞,现在他只有十英寸高了,已经可以到那个可爱的花园里去了。不过,他又等了几分钟,看看会不会继续缩小下去。想到这点,他有点不安了。“究竟会怎么收场呢?”朔对自己说,“或许会像蜡烛的火苗那样,全部缩没了。我将如烛火般熄灭,似乎是不错的写诗思路?”她又努力试着想象蜡烛灭了后的火焰会是个什么样子,考虑怎么写新诗。

过了一小会,好像不会再发生什么事情了,他也没了思路,于是,他决定立刻到花园去。可是,哎哟!可怜的朔!他走到门口,发觉忘拿了那把小金钥匙。在回到桌子前准备再拿的时候,却发现自己已经够不着钥匙,他只能通过玻璃桌面清楚地看到它,他尽力攀着桌腿向上爬,可是桌腿太滑了,他一次又一次地溜了下来,弄得他精疲力竭。于是,这个可怜的小家伙坐在地上哭了起来。

“起来,哭是没用的!”朔严厉地对自己说,“限你一分钟内就停止哭!”他试着模仿白秋老师严厉地给自己下个命令,但是没用,他还是止不住自己的泪水,“好想犀啊……”。

不一会儿,他的眼光落在桌子下面的一个小玻璃盒子上。打开一看,里面有块很小的wani,wani上用蓝色的液体精致地写着“EAT ME”两个字,“好,我就吃它,”朔说,“如果它使我变大,我就能够着钥匙了;如果它使我变得更小,我就可以从门缝下面爬过去,反正不管怎样,我都可以到那个花园里去了。因此无论怎么变,我都不在乎。”

他只吃了一小口,就焦急地问自己:“是哪一种,变大还是变小?”他用手摸摸头顶,想知道变成哪种样子。可是非常奇怪,一点没变,说实话,这本来是吃点心的正常现象,可是朔已经习惯了稀奇古怪的事了,生活中的正常事情倒显得难以理解了。

于是,他又吃开了,很块就把一块wani吃完了。

圣诞节到了,喜欢刀的我难得想发颗超甜的糖糖~这是隔壁来我馆一起过圣诞节的故事~
继续装模作样的 @某一只喵 别忘了你答应的事~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“圣诞快乐~”隔壁的敦酱捧着大大地蛋糕出现在了图书馆里。
“诶,你们来的好早……”司书看到从某熟悉动漫来的众人,虽然得到过提前通知,但还是稍微有点吃惊。
“嘻嘻,因为大家都想见见自己地同体(同分异构体/同素异形体)啊。”敦酱开心地解释道,说着把特意买来地礼物递到我馆敦的手里,“祝你们圣诞节快乐~”“你也是。”表敦温和地回应,“他大概也会开心吧,虽然嘴上不会说。”三人一虎就愉快地找地方一起交流了。
我馆镜花本来对隔壁要来并不太上心,但当他看到隔壁镜花酱时粉红的少女心突然萌发,她真是太可爱了。镜花拿出他珍藏地兔兔耳朵带在镜花酱头上,可以说非常合适了。
“这个耳朵,我那里也有一个。”镜花酱摸了摸头上地兔兔耳饰说。于是两个镜花一起愉快地谈论起了兔子的话题,我馆镜花把特意订制地兔兔手套分给镜花酱一半,而隔壁镜花酱把和自己手机链同款地陶瓷兔兔送给了镜花。
至于隔壁地红叶,一来图书馆就注意到了秋生,开心地一把把秋生搂在怀里,“来,秋生~让姐姐抱抱~”而我馆红叶老师,则一副看好戏地样子看着秋生因从未受过如此“待遇”涨红地的脸。看到秋生这副样子,隔壁红叶叫来镜花酱,俯身在她耳边说了几句。于是,十四岁地少女走到秋生面前,微歪头轻声说:“秋生……哥哥……?”秋生一下子就炸了,好半天反应不过来,满脑子都是“我家kouka不可能这么可爱”。红叶老师忍不住笑弯了腰,不住地向隔壁红叶比划“OK”地手势。大姐头红叶也笑得开心,只有我馆镜花捂着脸一副“没眼看”地样子。最终,红叶大姐头大包大揽地拉上尾崎一门地所有人,开心地出去购物了。
那边中庭里,我馆小贤先是带着隔壁贤酱参观了自己最引以为傲的菜园,并且愉快地交流了务农知识之后,就和南吉、小辰、小直一起玩起了捉迷藏——虽然每次贤酱为了找人总是会把图书馆翻个顶朝天。
隔壁梶井刚一来,就被图书馆的三好抢走了手里的一大袋柠檬,“稍微少吃点柠檬吧,多注意身体啊。”却没防住我馆的小柠檬本人。小柠檬从袋子里飞快地抓出了一个柠檬,在大家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之前,就塞到了嘴里。“等一下,那好像是我的柠檬炸弹……”等这句话传到大家耳朵里的时候为时已晚。只见小柠檬淡定地嚼了嚼然后就把嘴里的柠檬咽了下去,还向隔壁同体称赞他挑选的柠檬成色很好,全然不顾三好焦急地冲过来检查自己的身体。“奇怪,我的炸弹什么时候变成了真的柠檬……”
不过最热闹地还是两个乱步那里,他们开始了推理游戏——第一轮一个人当犯人犯下案件(恶作剧程度地也行)或编一个案件故事,另一个人当侦探推理,下一轮再角色反转,直到谁先技穷为止。结果两人越玩越大,我馆乱步甚至在认真考虑要不要真杀个谁作为案件。
隔壁的芥川一来,受到了我馆介介地热情款待,拉着他和宽已经刚来的久米一起装饰圣诞树,分发之前买来地圣诞礼物,关切地聊天之类的。
我馆的宰宰兴奋地趴在墙角看,“啊,有两个芥川老师,我好幸福啊~”隔壁太宰提不起精神似的拍了拍自己同体的头,说:“你怎么这么痴汉啊。”结果被自己强行安利了一波芥川老师的书,顺便听了自己夸了30分钟的芥川,还不带重样的。
隔壁中也看到自己同体地那一刻,开心地把自己举高高了,顺便放肆地笑着:“你怎么那么矮,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于是被我馆一米五拿酒瓶砸在了头顶。不过男人间的友谊也是来得很快的——很快他们就愉快地一起喝酒了。
隔壁森焦急地晃着我馆森老师的手臂,问道:“你有没有看到爱丽丝啊!爱丽丝去哪儿了啊?”森老师强行按住同体的手臂,略微慌张地问:“先等一下,你说的爱丽丝,是那个爱丽丝吗……”在听到自己对爱丽丝的外貌描述(吹捧)之后,森老师沉默很久后说:“你确定你描述地不是我女儿……”
隔壁国木田过来之后,发现自己似乎带着某个拖油瓶,“小文!你怎么跟来的?”“什么?小文?”听到这个名字露伴一下子冲了过来,一把拉住隔壁国木田地衣领,“你要对我女儿做什么?不对,想想你对我女儿做过什么!”试图前来阻拦的我馆国木田只能在尝试劝说无效后,默默地说:“内个,露伴老师……下手轻点……算了……您,开心就好……”然后默默地退到墙角,背对着即将发生地惨剧,企图假装不知道。但是藤村却兴致勃勃地走到他身边,“好心”地为他转播,还拍了拍我馆国木田地肩膀说:“这是个不错地素材,咱们一会儿去取材吧。”
奇怪地是,他们这么大的事,国木田和藤村都在,却不见花袋的身影。原来是当隔壁大家刚来时,花袋便眼疾手快地扑向隔壁的美少女,这等失礼地动作使得樋口和晶子极其不爽,于是花袋就被拖走进入“爆头—复活”的循环了。我馆谷崎听说,十分羡慕花袋,并表示出“放开他,对我来”的意愿,但是万幸同体死命拦住,不过还是一脸跃跃欲试。
另一边,心满意足地露伴抱着自己的女儿离开了,只留下尝试为自己收尸地国木田。露伴在一众图书馆老人面前开心地晒女儿,荷风老师,森老师等人都忍不住上来逗小文。隔壁森忍不住想想摸摸小文的头,却被露伴警惕地拦住,“住手!你个萝莉控!”我馆森老师用捂脸,“你们是不是对我有什么奇怪的误解……”
于此同时,隔壁安吾偷偷找到图书馆自己的同体——
“我能不能和你们这里的织田和太宰一起喝一次酒……”隔壁安吾小心翼翼地说。
我馆安吾看了他半晌,最终选择用嘲讽地语气说:“你混的不行啊!”
“但是我拿三份工资。”
我馆安吾瞪着隔壁安吾,挤出个“该”字,接着表示“无赖派”的酒钱全你付。
图书馆正沉浸在愉快气氛里时,司书突然发现我馆织田不知为什么离开了。司书追着他来到谈话厅,发现原本一直笑嘻嘻地织田脸上此时并没有多少笑容,只是望着窗外。
“怎么了,织田君?和大家玩的不开心吗?”
“并没有。”织田试图挂上往日的笑容,“只是稍微有点寂寞吧,没有同体陪我玩什么的……”
司书的脸上突然挂上了诡秘地微笑,“织田君,我给你讲个故事吧——”
“自从太宰尝试当个好人的第五个年头,那个周六,他向以前一样无所事事,被国木田打发出去的他漫不经心地在街头闲逛。当他路过一个书店时,无意间被吸引了。
“新兴小说家的第一本著作”“一票走红”“被誉为**(夏目)之后第一人”“抢先发售”“内含作者亲笔签名”之类地宣传标语贴了一堆。
“《ひとりすまう》……好奇怪的书名,唔,作者……铃木……也是没听过的……完全,没听说的人和书呢。”太宰这样嘟囔着,却还是随手抄起一本翻看了几下。
这天的晚些时候,太宰出现在了那个再熟悉不过地酒吧,不出意外地,一个熟悉到牙痒痒地身影也坐在那里。看到太宰进来,那人也没主动离开,当然,也没有开口说话。两人只是隔着远远地,喝着酒,整个屋子里静地只有调酒师摇晃杯子地声音。
最终还是那个人先受不住沉默的,“喂,太宰。”
“呦,原来是安吾啊。之前没看见呢~”
绝对是装的,安吾腹诽,但是又无可奈何,“给你推荐本书……”
“啊,那就不用了。我都看完了,作者写得很好。好了,我要走了,我可是很~忙~的~啊~酒钱你付。”太宰说完就走。
“真是的,那家伙。”安吾把自己和太宰的酒钱放在桌子上,也匆匆离开了。
酒吧又恢复了之前地宁静,只有调酒师擦杯子地声音,突然,一直背对两人地调酒师停下来手里的工作,转过身来,低声笑道:“还是老样子啊,那两人。”
然后也给自己倒了杯酒,一口喝掉。”
织田支着下巴听完了这个故事,评论道:“这作为圣诞节给孩子们的故事应该不错。”
“看起来你是不信这个故事喽~”司书突然笑出来,“请问你是不信任乱步君的推理呢,还是晶子小姐的异能呢~不过,你可以去问问那边正探头探脑看过来的太宰君,这个故事的真实性哦~”(这句话里的人物都是指隔壁)
窗外,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雪——“圣诞快乐,各位,圣诞老人可是会给好孩子准备礼物的~祝各位有个愉快的夜晚~”

【文炼】(脑洞填坑)

尝试着填脑洞,其实非常随心所欲……
前面节奏好慢不开心,好想写大家的gay里gay气日常……
前期有奇怪乙女的错觉(×)
日常 @某一只喵 隔壁画手大大23333(公开处刑你)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【文豪帝国男子职业高校,启动】
伴随着华丽优美的bgm,转动的齿轮推动着进度条缓缓前进。
沿着飘满樱花的道路向前,学院的大门出现在眼前。当那精致的银色铁门打开的一瞬间,一股风拥着樱花瓣迎面而来,带来空气中的丝丝甜意。
金色的华丽字体在眼前展现——
【今天,你将作为一名转校生进入学院学习。作为男校里唯一的女性,将会开启怎样的浪漫……】
字体突然像玻璃般的破碎,华丽的bgm,空中飘荡的花瓣,以及粉红的气氛伴随着字体一起消失。一段话猝不及防地跳了出来——
【……的单身狗生活呢(≧∇≦)~全校就你一个单身狗哦(´-ω-`)~】
然后一切恢复了原样——依旧加足了粉红色的少女滤镜。
“咦,刚刚是不是……”话还没来得及说完,便被出来迎接的校长打断了。
“你终于到了,快跟我来,趁着全校大会还没结束,在众人面前做个自我介绍。”
小跑两步,跟上了脚步匆忙的校长,内心稍微有点紧张和忐忑。这里是男校,但是自己作为一个女性居然能来念书,这和她的远方亲戚和校长曾经是同事这件事不无关系。
推开礼堂的那一刻,无数的目光汇聚了过来。红着脸躲开大家的视线,看向了主席台,一只猫正端坐在上面。
“来的正好,我刚说到我们学校回来一个转校生。过来,到台上来吧。”
稍微有点僵硬地往台上走,伴随着教导主任猫地继续介绍:“正如大家所见,这是咱们学校的第一个女学生——当然也是最后一个,我们并没有打算男女混校,所以花袋同学收敛下你兴奋的表情。啊,对了,这位同学之所以能来上学,不是因为成绩好特招什么的,只是因为和校长熟识而已。”
(“等下,开学第一面就暴露我是后门生真的好吗,第一印象很重要啊!这不乙女!”)
教导主任猫若无其事地继续介绍:“之前的成绩测试结果将这位同学分到了一年级,虽然知识水平连一年级都没有,但我们不能为她单开一个年级,所以请一年级的同学多多照顾新同学。”
(“喂!教导主任这样公开diss学生没问题吗!我不要面子的啊!”)
“新同学你来做个自我介绍吧。”教导主任猫终于转移了发言权。
站在台上,深呼吸平复了一下心情,摆出自认为最甜美的微笑,说:“大家好,我叫……”
【请输入你的姓名__________________】
(指尖在键盘上随便敲击了几下,两个字跃入眼帘)
“……司书。”
“好了,快到上课时间了,校会结束。”教导主任猫悠闲地摆了下尾巴,转过头说,“没有立绘和cv的新女同学,你想让谁带你去教室?”
(“等!你说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吧!”)
【请选择同学带你参观校园:
织田作之助
堀辰雄
三好达治
新美南吉
你的选择不会对最终结局产生影响,这次选择对象可以增加一点初始信赖度】
(“为什么是信赖度这种东西,不应该是好感度吗?奇怪,难道是翻译问题?”)
(鼠标移动到了某人身上,点击,确定)
带着白色绒帽的少年走过来,面带微笑地说:“你好,我叫堀辰雄,叫我小辰就好。我带你去教室吧,并且给你介绍一下我们学校,之后有什么问题也可以来问我。”
【新手指导结束。本游戏自由度极高,请自行探索。许多的结局和CG等你解锁。接下来你的所有言行都……】
蓝色的字体恶作剧似的跳出——
【不会对你是单身狗这一结果有什么大影响(「・ω・)「】
“哈?你这话什么意思啊喂!”
这句针对系统以及制作者的吐槽吓到了主动示好的少年,“我……说错什么了吗……抱歉……”
突然反应过来,连忙向少年道歉,“不不不,对不起,不是对你说的……我……”又觉得似乎无法解释,于是主动转移了话题,“内个,叫我小司也可以。好了,小辰同学,能拜托你带我参观一下学院吗?”
在小辰的陪同下,绕着整个学院稍微逛了一下,整个学院给人一种低调地华丽之感。

昨天和朋友一起开的脑洞,假如帝国图书馆变成帝国学校怎么办什么的……然后就愉快的把脑洞打出来了(๑>ڡ<)☆
其实是个长企划脑洞,由于场景变了,游戏性质也变了,变成类似RPG游戏之类的(?)。玩家作为转校生进入学校什么的~虽然是女转校生进入男校这个听起来乙女游戏的剧情,但我以我的人格担保真的不是乙女啊,相信我啊各位大大。
来来来 @某一只喵